” 碳达峰 ” 并非 ” 攀高峰 “,科学减碳需靠市场推动

中共中央政治局 7 月 30 日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。会议指出,要统筹有序做好碳…

中共中央政治局 7 月 30 日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。会议指出,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、碳中和工作,尽快出台 2030 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,坚持全国一盘棋,纠正运动式 ” 减碳 “,先立后破,坚决遏制 ” 两高 ” 项目盲目发展。

力争 2030 年前实现碳达峰,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,中国提出的这一目标,既体现了应对气侯变化的 ” 共区原则 ” 和基于发展阶段的原则,又彰显了一个负责任大国应对气侯变化的积极态度。与此同时,推动实现这一目标也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。

但我国作为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制造业大国,传统 ” 三高一低 “(高投入、高能耗、高污染、低效益)产业目前仍占较高比例,对高碳发展的路径依赖惯性依然较大,要如期完成任务,显然还需要克服巨大困难。

然而在减碳的过程中,有两个不好的苗头。

一是一些地方将 ” 碳达峰 ” 曲解为 ” 攀高峰 “,认为 2030 年是一个窗口期,在此之前正是大干快上高能耗项目的最后时机。近期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就发现,一些地方存在盲目上马 ” 两高 ” 项目的冲动。

二是华而不实,大搞运动式 ” 减碳 “。一些地方空喊口号、蹭热度,一些地区,在没有协调好能源安全性和经济性的前提下,不切实际地提出所谓零碳方案,打造零碳社区、大搞零碳行动计划,给企业生产和百姓生活带来了很大困扰。

按照政治局会议要求,要纠正运动式 ” 减碳 “,强调先立后破,无疑是一次及时纠偏。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,我国的经济发展还离不开高质量增长,如果在减碳中先破后立,对经济和社会的冲击未免太大。相较之下,现阶段在保障能源安全、电力充足稳定供应的基础上科学有序地减碳,这种先立后破才是最稳妥的办法。

就当下而言,首先不能再上 ” 两高 ” 项目。7 月份,因节能审查 ” 未批先建 “,陕煤集团榆林化学公司负责规划、建设和运营的全球最大在建煤化工项目被叫停。因同样理由被叫停的项目,仅陕西一省就多达 7 个。一些省份转型之困可见一斑。但是遏制的决心不能因此而动摇,否则碳排放会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达峰,后期碳中和的压力和代价就很可能无法承受。

其次,要盯住重点部门,以 ” 全国一盘棋 ” 的思维优化资源配置。7 月 29 日,我国再次调高了钢铁关税。这是一个清晰的信号。钢铁行业是制造业 31 个门类中碳排放量最大的行业,约占全国总排放量的 15%,为实现双碳目标,钢铁业必须坚定不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。

推动科学减碳,就要注重使用市场的手段。7 月 16 日,全国碳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,这是我国减碳的一件大事。与过去保护生态环境的行政手段相比,碳排放权交易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运用的是经济的标杆、市场的机制。在这种机制中,碳排放权交易一方面能够为减排降碳企业送去 ” 真金白银 “,进一步增加其保护环境的主动性,另一方面,也必然会给超额排放企业带来高企的成本,倒逼企业转型升级。

推进双碳目标的实现,不仅是生产者的责任,也是社会成员的共同责任。倡导绿色生活方式,探索建立对消费者的消费偏好和消费倾向有引导作用的制度,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。

关于作者: 主编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