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黄转绿”到“碳中和”的绿色革命

 人们对于黄河流域,尤其是黄河流经黄土高原中游地区的印象,往往是植被稀疏、赤地千里、黄沙漫天的“恶劣生态”环境…

 人们对于黄河流域,尤其是黄河流经黄土高原中游地区的印象,往往是植被稀疏、赤地千里、黄沙漫天的“恶劣生态”环境,这种坏印象打消了一部分人去走近黄河、走近黄土高原去旅行的冲动。这块曾经孕育古中国文明,被称为中国“大地母亲”的区域,曾几何时,沦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生态脆弱区。

  实不相瞒,当我在走近地处黄河流域黄土高原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的芮城之前,脑子里依然抹不去对于黄土高原固有的偏见,即便是我的芮城朋友曾发给我一些“芮城绿”的照片,我也固执地以为,那是先进的手机滤镜修复的效果。对于芮城的认知,是在真正走进芮城之后的一系列反差与冲突中改变的。

其一是圣天湖湿地。黄河从上游的高山深峡中一路奔流到此处,似乎是有些疲惫了,以舒展的姿态表现出不曾有过的温柔,划出一道圆弧,形成了内河和外河,外河依然保持黄河本色,内河经过沉淀变得清澈,内外河通过一道绿色堤坝相隔,颇似阴阳太极图,是一片黄河绿洲,每年冬天都有天鹅来此栖息过冬。能在冬天吸引天鹅越冬的地方,生态环境都不差。

其二是汉唐竹林谷。在一道南北长约十余里的高塬谷地,竟然延绵生长着1960亩竹林,置身其间,仿佛在江浙一带的秀山竹林中,这在北方,尤其是在黄土高原地带极为罕见。尤其有趣的是,在竹林谷两边的土塬上,还保留着很多曾经充满人间烟火的窑洞,两相对比,冲突感极其强烈。

其三是虎庙山的高文毓。一个退休老干部,用自己的余生二十载,举家竭力,把160万株树苗精心植入8300亩荒山上,为中条山增添了一抹人为的绿色。如果说圣天湖和竹林谷更多地是自然所赐,那么高文毓的人工造林则是芮城人民对于生态环境的自发治理。芮城人称高文毓为“新愚公”,我认为称他为“新大禹”比较贴切,大禹治理的是水,而高文毓治理的是山,大禹精神与高文毓精神在芮城有了呼应。

2021年3月底,高文毓老人去世,享年84岁,他留给芮城的不仅仅是一片绿山,还有一种更为可贵的生态治理精神。唯有这种生态治理的自发性精神植根民间,并成为一种普遍现象,才能演变为一种可持续的生态力量。

这种认知冲突和生态治理的民间力量,让我逐渐相信,与中国中央生态涵养区大秦岭隔河相望的黄河流域的地标性城市——芮城,能高调喊出“生态芮城”是有底气的。

任何地方的发展,都不能脱离其地理空间结构,因为地理空间决定资源环境,而资源环境决定了发展路径,芮城也不例外。地处中条山和黄河之间的芮城,虽然地理地貌复杂,却呈现出清晰的“三阶梯四板块”的空间布局——

北部是中条山山地,巍峨延绵,植被较为丰茂,光及风力资源充沛;山地缓坡过渡带与黄土高原独特地貌“高塬”相接,塬高壑深,黄土断裂处落差高达几十米,尤其是在西部较为明显,几乎从中条山缓坡带一直延绵到黄河之畔;中部是平原台地,万亩良田,城乡村舍分布其间;南部是黄河下切、侵蚀造就的断崖和缓坡,之下就是黄河冲击的万亩河滩地,也是黄河流域现代农业示范区,黄河滩局部区域是沼泽地,黄河水经沉淀、净化后变成生态水产养殖区。

在“三阶梯四板块”的空间中,芮城县构建起“四横二十一纵”交通体系,实现山区、塬区、园区和滩区的紧密贯通和串联。采取“多层次、微地形、园林式”营林模式,实现通道绿化全覆盖;探索通道绿化与美化、香化结合新模式,城乡“三季有花、四季常绿”;以风景廊道串联起城区—景区—乡村,实现了“车在林中行,人在画中游”的生态美景。

十余年来,芮城坚持“走生态文明之路”,经历了从“黄变绿”的生态环境巨变;又以新能源革命推动“碳中和”的领跑者,开创了生态文明建设和新能源革命的“芮城现象”,也为全域旅游的发展铺就了优质生态底色,并探索出以新能源科技与文旅相融合的发展路径。

芮城,正在自己独有的空间体系中,谱写着“生态芮城”的锦绣篇章。

“黄转绿”——

生态立县,创建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

曾经,靠天吃饭的黄土高原地区的人有四怕:一怕晒,一晒就缺水,一缺水,生产、生活都是大问题;二怕雨,尤其是夏秋雨季极易引发泥石流、山体滑坡、地基塌陷等洪涝灾害,危害人身及财产安全;三怕风,大风起兮土飞扬,飞尘影响人畜健康,也影响庄稼生长;四怕冰雹,诗人眼中的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对于农民而言那可是“大珠小珠砸心坎”,一场冰雹带来的危害是不可修复式伤残,很有可能一年辛劳颗粒无收。

只有生活在生态脆弱区的人,才深知生态恶劣之困苦,也才能在“苦则思变”的倒逼动力中,做出实实在在的改变生态之举。

从2006年始,芮城县委、县政府就提出“以创建国家级生态文明县为抓手,走生态文明发展之路”的战略定位。2007年编制《芮城生态文明示范县建设规划》,以绿色发展为主线,以“增绿、增色、增景、增收”为目标,全面实施国土绿化。投资1860余万元,完成造林绿化6.4万亩,栽植各类苗木474余万株。“三荒”造林投资940余万元,造林1.8万亩,栽植各类苗木198余万株;发展干果经济林等其他造林,投资920余万元,造林4.6万亩,栽植各类苗木276余万株。

其中,生态景观大道工程绿化里程15.6公里,工程总投资5290万元,共栽植速生杨23000余株,雪松12000余株,栽植各种花灌木、绿篱700万株。项目绿化里程之长,投资规模之大,绿化效果之好是运城市县级通道绿化的典范。

生态林业上集中发展沿山以花椒、红枣等为主的干果经济林带,投资700万元,实施花椒、红枣提质增效示范园项目建设,建成风陵渡镇花椒示范园、阳城镇红枣示范园两大经济林循环圈。经济林生态观光循环圈的建成,既绿化、美化了大地,又产生生态涵养效益。

在山地、塬地、滩地等生态脆弱区,严格实施退耕还林、退牧还草,动员县直机关干部职工7500余人,进行义务植树活动,形成“义务植树全民参,基地建设树典范,林带环绕添景观,创森城市勇当先,助推旅游增绿景”的新局面。

与此同时,全面实施“蓝天工程”,开展清洁空气行动,全县环境空气质量二级以上优良天数连年保持在81%以上;全面实施“碧水工程”,努力提升水环境质量,全县水源地23项检测指标卫生合格率全部达到100%,全县10个乡镇的农村饮用水枯水期和丰水期水质卫生合格率均达到100%;全面实施“洁净工程”,实现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,2017年,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100%,城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达到100%;全面实施“美丽乡村工程”,重点整治“三环三沿,四治四无”,即环村、环景点、环城乡结合部,沿路、沿沟、沿河,治乱、治垃圾、治污水、治农业面污染,无乱搭乱建乱占、无垃圾杂物乱堆乱放、无污水废水乱排乱流、无农业生产废弃物乱丢乱埋,形成全域、持续、高效的环境治理体系。

学习借鉴浙江“千村示范,万村整治”的经验,先后整合涉农资金 7000 万元,重点整治沿黄公路两侧涉及的 7 个乡镇、24 个行政村,受益人口20余万人。高标准建设 9 个美丽宜居示范村,坚持“清、 拆、改、种、建”五字方针,突出“外在美”和“内在美”相结合,优化美丽乡居环境。

2017年,围绕“五城联创”的总体目标,县委、县政府提出打造生态、智慧、健康、平安、幸福“五个芮城”的总体目标,编制下发《创建国家卫生县城工作实施方案》《芮城县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《《芮城县全面封山育林实施方案》《芮城县饮用水源地保护方案》《芮城县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方案》《芮城县中条山国家森林公园保护方案》《芮城县圣天湖鲶鱼黄河鲤鱼国家级水产种植资源保护区保护方案》等一系列配套文件和实施细则,全面推进,立体升级,全县生态环境持续向好,生活、营商、旅游环境不断改善,城市面貌日新月异。

十年磨一剑,坚持结硕果。以“生态立县”为根本,以创建“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”为目标,芮城坚持“一张蓝图绘到底,一任接着一任干”,久久为功,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35.59%,城市绿化覆盖率、绿地分别达到42.18%和37.47%;无霜期达到200天,空气质量一级天数300天以上,山西省空气质量排名多次名列第一。

2018年,生态环保部授予芮城县首批“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”称号。芮城还先后获得“中国绿色名县”“中国著名文化旅游县”“中国生态文明先进县”等称号。

昔日一毛不生的荒地变成了果园,昔日黄土裸露的荒原变成了绿山,昔日杂乱无序的城乡环境变成处处是绿色景观,昔日靠天吃饭的生产方式,在生态红利基础之上的新型产业发展中,有了更多可探索的可能。

芮城实现了由“黄”转“绿”第一次转变,不得不说,这开创了黄河流域、黄土高原地带生态综合治理的一个奇迹。

碳中和

光伏领跑,创建新能源示范区

随着全球气候的恶化为人类的生存和毁灭敲响警钟,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关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系统工程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任何一个地方对于生态文明的实践,不仅是在为自身找出路,也是在为整个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做贡献。“生态芮城”的生态治理和新能源革命,率先自发地肩负起这个时代重任。

北依中条山,南临黄河,芮城地理空间处在北高南低的地势,全在阳坡,年日照时数2200-3000,平均日照时间约7小时,光能充足;黄河在这里拐弯,被中条山脉和秦岭余脉加持的黄河谷地,形成一个天然的风口,风能也充足。独特地理环境和空间格局,奠定了芮城选择新能源工业的基础。

2016年,芮城被确立为国家第二批光伏领跑技术基地。同年年底,总投资88亿元,总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的光伏基地正式开工,这里将建成山西省乃至全国最大的集中式光伏电站,全国唯一一家县级光伏领跑技术基地。其中,华能累计在芮城县完成投资约14亿元,实际装机规模34.75万千瓦,成为芮城县装机容量最大的新能源投资方。

如今,芮城光伏基地一期、二期项目装机规模达97万千瓦,已实现全容量并网。经中条山延绵40余公里的光伏板太阳能转化的电能,通过电网为千家万户输送光明和温暖。

光伏基地有一句形象广告——“邀请太阳,点亮芮城”。当我们置身芮城的任何一个角落,北望中条山,都会被那“满山尽披蓝金甲”的壮丽景观所震撼,并对其抱有好奇,想走近一探究竟。没错,光伏基地已经成为芮城一道亮丽的新景观,新能源工业衍生出的工业观光和研学旅游,成为一种了解和体验“黑科技”的旅游新业态。

在不了解真相的人看来,漫山遍野的蓝盔甲,就像是中条山的一道“伤疤”,影响视觉层面的生态和谐。起初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但当我走进光伏基地,才发现,在连片的光伏板之下,种植的是油牡丹和中药材。光伏板不仅没有改变土地的生态和性质,反而使得土地效益有了最大化的价值产出。中医药是芮城发展康养产业的一大支撑,牡丹根本身也是一味名贵中草药,油牡丹的种植,不仅可以涵养生态,绽放景观,牡丹籽还能生产牡丹油,可谓一举多得,综合利用。

在光伏基地规划建设之初,就考虑到光伏工业与生态环保的兼容,将光伏发电与中药材、灌木林业相结合,形成“上面发电、下面育苗、科学开发、综合利用”的农光互补、林光互补等生态互补建设模式,综合利用空间资源发展新能源,实现土地生态经济效益的最大化,带动农业农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。

除中条山光伏基地之外,在中条山其他支脉,以及西部高塬荒地区、风陵渡等区域,还可以看到大规模的风车阵,它们是芮城新能源革命的风能采集点。而在圣天湖畔的庄上村,已经率先创建“中国零碳村”,建立“分布式光伏+储能+直流微网+柔性负荷+智能充电桩”的新型电力系统。目前,已自主解决庄上村村民生产、生活用电。

因为在庄上村可以鸟瞰国家4A景区圣天湖,尤其是想看到圣天湖与黄河干流演绎的天然太极图,庄上村是绝佳的观景平台。庄上村还建立直流电网观展厅,将原有废弃的窑洞改造成民宿、餐厅和展馆,一切用电皆采用直流电,给游客提供了一个生活化体验直流电的舒适空间,实为新能源技术与旅游融合发展的一次创新尝试。

创建全国能源革命示范县和全国“碳中和”示范县,是芮城迈向“碳中和”战略目标的新起点。据悉,2021年,华能将全速启动64万千瓦风、光、储项目建设,力争完成年度投资20亿元。“十四五”期间,华能将大力推动芮城县“风、光、水、储、氢、生、热”、“源网荷储”两个一体化建设,进一步优化存量,做强增量。

到“十四五”末,华能芮城基地总规模将达到195万千瓦,总投资约150亿元,具体包括平价风电、平价光伏、抽水蓄能、化学储能、氢能、生物质能、供热改造、智慧中心。按照芮城县“十四五”布局,充分发挥集约化、基地化的优势,打造全新的芮城示范基地。

芮城未来五年战略定位是,以系统保护为核心的黄河文明遗址公园,以休闲康养为核心的黄河风情体验园,黄河金三角新兴产业聚集区,黄河流域能源革命引领区,黄河流域现代农业先行区,黄河流域生态保护示范区。

这一切战略布局,都与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互为支撑,相互转化,为芮城全域旅游的创新发展铺就底色,夯实根基,也为芮城“生态固本,业态增效”的发展理念,注入新活力,衍生出多业态融合、综合性转化的创新可能。

180万年以前,中国古人类在西侯度点燃第一缕火焰,引发人类改造自然的技术革命;180万年后的今天,芮城以新能源之火终结了损耗生态的“人间烟火”,这是一种“火的传承”,文明的进步,也是一种跨越时空的智慧呼应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芮城实践着由“黄”转“绿”,再由“绿”转“蓝”的生态技术革命,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先行者,成就自己,也成全世界。

  芮城,有风度!

关于作者: 主编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